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头条

降本增效重振“甜蜜事业”——广西糖业二次创业转型升级调查

2017-12-13 06:51  来源:广西日报
【字体: 打印

糖业是广西最具特色的传统产业之一,但由于体制多变、机制不顺、管理不严、市场不活、效益不高,“甜蜜事业”夹杂着苦涩。

为重振广西糖业雄风,自治区党委、政府决定实施糖业二次创业,从甘蔗种植到制糖生产、从管理体制到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创新,降本增效贯通始终,有效提高广西糖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国际竞争力。

建设“双高”基地

降低糖料蔗成本

探索高产高糖“双高”糖料蔗基地(下简称“双高”基地)的典范,扶绥县渠黎镇渠芦现代农业合作社是个典范。

2015年春天,按照“双高”基地建设的要求,渠芦屯把用于种植糖料蔗的3500亩土地平整成两大块——原来由于家庭分散经营,这两大块土地细碎为6000多块。

这场被渠芦人称为“新土地革命”的改革,为蔗糖产业二次创业开辟了一条新路子。

土地合并实现规模化,渠芦村民选择现代农业合作社的组织形式,统一经营管理,优势迅速凸显——

社员以土地和资金形式入股,集中力量办大事,有力推进了基地的机械化和水肥一体化,解决了“小农户和大市场”的对接、适应问题。2016/2017榨季,实施水肥一体化滴灌的“双高”基地,亩产7吨,比实施前提高了2-3吨,而且机收率达到80%。

2016年,“渠芦合作社模式”辐射到当地的大陵屯和弄民屯,两屯入社率达100%。今年合作面继续扩大,社员达到658户,拥有土地1.35万亩。

按渠芦屯人均5亩地计算,一个普通社员每年土地保底收益5000元,再加上解放劳动力后的再就业工资收入,一年有近3万元收入。

“为实现糖业二次创业的目标,首先就得抓好‘双高’基地建设。”自治区党校教授薛家凯说,要转变种植甘蔗的经营方式,由传统的分散粗放经营向现代的集约经营转变;要加快提升糖料蔗经营规模化、种植良种化、生产机械化、水利现代化“四化”水平,降低糖料蔗生产成本,提高蔗农收入。

据了解,广西蔗糖生产成本比国外高,70%以上高在糖料蔗。去年糖料蔗进厂价每吨460元,是巴西、澳大利亚的两倍,比泰国高260元。

“坚定不移地将糖料蔗生产作为糖业二次创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来抓,广西糖业就一定能做强。”自治区政协农业委员会原主任刘咸岳认为,“双高”基地建设就是一个突破口。

按照高产、高糖、高效、集约、生态、安全的总体要求,广西从2014年开始,在全国率先创新开展“双高”基地建设,力争到2019年全面完成全区500万亩“双高”基地建设的目标。

2016/2017年榨季,“双高”基地的农民收入比其他甘蔗地每亩增加1430元。据测算,按规划建成500万亩“双高”基地后,广西每吨糖价中原料的成本有望降低200元,与国外基本持平,竞争力将大大加强。

加快转型升级

提高产品附加值

广西农垦糖业集团是广西糖业转型升级的先驱。

“种好一根蔗,煮好一罐糖”是原来传统农垦糖业的写照,而通过多年的转型升级,如今的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形成集蔗、糖、酒、浆、纸、牛、肥、生物化工等为一体的糖精循环经济产业链,“吃干用尽”每一根甘蔗,开发产品30多个,综合利用产值占比达到30%。

记者在广西农垦的展示厅看到,仅是糖就有10多个品种。据了解,除了传统白砂糖、赤砂糖外,该集团还率先在我国建设首家精制糖厂。

该集团目前拥有广西最大的以糖蜜为原料的酒精生产线,年可产食用酒精5万吨以上。据测算,利用1亩地8吨甘蔗,可生产1吨糖,销售收入为5000元;也可生产1吨朗姆酒,按每公斤60元计,销售收入为6万元,产品附加值提高了10多倍。

该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,未来5年,集团主业和辅业比例将调整为1:1,产业结构将更为合理和优化,经营总收入将迈入百亿元行列。

“必须稳步推进制糖企业实施‘二步法’生产工艺改造。”刘咸岳说,目前我区制糖企业基本都是“一步法”加工白糖为主,产品单一。“实现原糖生产与精炼糖生产分离,需要投入大量资金,因此要发挥市场主体作用,通过企业并购重组和资源整合,逐步推行‘二步法’工艺。”

中国生产力学会副会长袁正中分析,广西由于糖厂规模小数量多,而且又是季节性生产,因此综合利用和三废治理都存在不少问题。“在糖链上停留在成品食品糖大包装出厂阶段,产品分装、小包装,深加工糖果、巧克力以及转化为甘露醇等尚待开发。在渣链上,相当多蔗渣当作燃料烧锅炉,但蔗渣制浆造纸日益受到重视。在蜜链上,大多数糖厂设有酒精车间,但其他发酵品开发不多。在叶链上,养牛停留在小规模家庭阶段。”

2015年,自治区政府出台《关于推动广西糖业二次创业的总体方案》,内容包括了推进制糖生产专业化分工,推动企业战略重组,加快糖业循环经济发展,力争用5年时间实现原糖生产与精炼糖生产逐步分离,原糖产量占广西总产糖量的30%以上。

利益联结机制

推动三产融合

广西南糖首先推行的糖料蔗种植收购合同,成为广西糖业三产融合利益联结机制的有效借鉴。

据了解,南糖在明阳、东江、香山、伶俐等糖厂的蔗区,普遍与蔗农签订糖料蔗收购合同,2016/2017榨季收购价商定为每吨470元,一定3年,期间如自治区定价高于470元,则按自治区的定价执行。

创新发展糖料蔗生产订单合同,是国际上通用的一种办法。如泰国有10万多甘蔗种植户,糖厂自己不种蔗,但都与蔗农签订种植收购合同,糖料蔗的定价,蔗农有充分话语权,蔗价随糖价调整,蔗农从糖厂利润中分享收入。

东亚集团的利益联结机制也颇有成效。该集团成立20多年来,除上世纪90年代一年亏损外,其余年年盈利,即使是糖业最低潮的2013/2014年度,广西亏损30多亿元,东亚集团仍盈利1亿元。

东亚的经验就是自筹资金补助蔗农,调动蔗农积极性,确保糖料蔗种植面积。据了解,近5年来,该集团共自筹2.56亿元无偿补助蔗农,平均每吨糖料蔗合计补助30-50元。此外,砍运甘蔗由地头装车改为蔗农直送和建立中转站,仅此一项,吨蔗砍运节省100多元。

“产业融合发展是产业化高级形态和升级版,其核心是建立利益联结机制。”刘咸岳认为。

专家认为,目前广西糖业三产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尚未形成,即使是实行多年的糖蔗价格联动政策也是一种松散联结形式,并带有明显的计划色彩。

“健全机制,推进立法,搞活市场,加强建立糖企、蔗农、政府、金融等部门利益共同机制,理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糖业发展中的重点和难点,然后逐一突破,这是振兴广西糖业的保证。”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刘军建议。(记者 袁 琳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相关链接